酪農專欄

 

            圖一、牛隻在牛床上享受日光浴。

圖二、以多種牧草作為粗料來源。

    圖三、六月齡以下的仔牛均在高床上飼養。

 

許為傳牧場

許為傳先生

◆ 畜試所新竹分所/ 郭桑硯 採訪

  農曆年節過後,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而我也開始進行我的採訪 工作,特意趕在元宵節前南下拜訪,這次專訪的對象為位於台南縣西港鄉的許為傳畜牧場,我與輔導員黃龍宗先生約在西港的交流道出口,本以為下了高速公路後得經過一連串複雜的路段,才可到達該牧場,沒想到許先生的牧場緊臨著高速公路,下交流道後拐兩個彎即可到達。 

  進入牧場大門後,許為傳先生的坐車即尾隨而至,隨即邀請我們入內,許先生笑道,除非是約好,否則白天很難找得到他。原來許先生在清晨搾完乳後就屬下班時間,白天工作全交由他的兒子—許博欽先生和一名女工負責,直到晚間才會回到牧場固守。許博欽先生就讀大學時所學的是醫務管理,但畢業後毅然決然地投入父親的酪農事業,諸如擠乳工作、飼養管理、人工授精等技術全由他ㄧ手包辦,外界若舉辦新穎的相關課程亦會前往學習,為相當努力勤奮的第二代。 

  許先生的養牛事業起源於民國74年買進的20~30頭小公牛,在公牛飼養約一年後,適逢某戶人家要賣乳牛,於是變賣手邊所有公牛,並買進四頭乳牛。飼養初期,許先生與其弟共同經營,爾後並逐漸擴充場內規模,直至六年前兄弟才分家各為其主,現有總牛群頭數約160頭,泌奶牛約有68頭,每頭平均日產乳量可達25公斤以上。牧場雖然佔地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整體給人感覺相當實用而不複雜(圖一),在飼養方面,更講求一切簡單,乾草房內只擺有兩種乾草—百慕達與甜小麥(圖二),再搭配精料調製而成TMR,堅持不使用苜蓿乾草作為飼料原料,因其泌奶牛日採食量可達30公斤,許先生擔心若吃下太多高蛋白質含量的苜蓿,牛隻恐怕容易成為乳房炎的高危險群。仔牛的飼養管理部分,六月齡以前均在高床上飼養(圖三),並給予品質良好之教槽料及百慕達乾草,促進其瘤胃絨毛發育。

圖四、新建擠乳室一次可搾16頭。

圖五、給予剛分娩牛群獨立欄位。

圖六、以兩排風扇紓緩夏季熱緊迫。

  許先生認為良好的環境設備對牧場的生存而言相當重要,其在經營過程中曾遭逢許多困難,如早期興建搾乳舍時,因場地不足的關係,無法落實牛隻分群,導致20多頭女牛因尚未適應泌乳飼糧而引發像是蹄葉炎等的疾病,慘遭淘汰,現興建新型擠乳室(圖四),此不良現象從此不再發生。另外,為抒緩夏季熱緊迫,灑水設施常濺濕TMR料,使得飼料腐敗,牛隻不願進食,因而影響牛隻健康,導致疾病的發生。許先生的飼養方式並無專家指導或是有什麼特殊偏方,而是完全由誤試中學習,此等問題,探究其根源後,隨即予以改善,像現在就有提供剛分娩的牛隻獨立欄舍(圖五),並餵予乾草、精料搭配少量TMR,使牛隻得以逐漸適應泌奶牛飼糧,待一個月後再趕入泌奶牛群。解決熱緊迫方面,除關閉餵飼欄附近的灑水,更使用ㄧ條走道具兩排風扇的密集吹風(圖六),採訪時的當天氣溫涼爽,他們依舊開啟風扇,只為使牛隻感到更加舒適。而早在六年前,牛隻高床尚未盛行的時代,許先生就已預見其必要性並全面興建(圖七),不僅可使牛糞尿落入高床之外,亦能提供牛隻良好的休息環境。 

  攤開DHI報表,許先生的牧場在去年三、五及六月份的低體細胞數排行榜中均為榜首,其牛群平均值最低可達 6.4 萬/毫升(圖八),詢問其如何達到此等優異的成績,原來只是『捨得』兩個字。『好種,不傳;壞種,不斷』許先生如是說,就其飼養經驗而言,患有乳房炎的母牛,其後代也容易罹患此等病症,所以管理方面,每年訂定牛隻成長百分比,ㄧ旦達成目標,隨即挑選欲淘汰牛隻,尤以兩個乳頭以上為好發性乳房炎者為優先,毫不戀棧。許多上一代的酪農就無法如此灑脫了,眷戀牛隻容易受孕,即使患有乳房炎,亦不捨得淘汰,殊不知牛隻可能吃了100元的飼料,卻只為牧場帶入30元的收入。對於患有乳房炎牛隻的處理,許先生選擇不給予治療,而是在每次搾乳時將乳頭擠到乾淨,期許牛隻能自然復原,減少了生乳中抗生素殘留的問題。剛開始淘汰,無形中增加了成本,然而在連續淘汰三年後,可淘汰頭數漸漸減少,不僅留下好的品種為牧場帶來效益,更將體細胞數維持在 10 萬/毫升以下,提升了生乳品質。 

圖七、高床可保持牛隻身體乾淨。

                  圖八、許先生對其牧場體細胞數的控制
                               非常有自信。

  圖九、牛群管理優越獲頒多樣獎項。

  許先生認為,在這原物料高漲的時代,養五百頭的大場不見得比養三百頭賺錢,講求的應是精緻化的飼養模式。因其牛舍空間有限,無法增添運動場設施,導致牛隻不易自動發情,故配種採用發情同期化的方法來改善,早期認為飼養公牛配種可節省成本,但隨著飼料價格的上揚,此法已不適用。許多牧場均調節牛隻在春天分娩,目的為避免夏天分娩會有產後不起的潛在危險,但許先生的牛群夏季均可生個十幾來隻,詢問其有何秘辛?他笑而不答,只說了他半夜值班,幾乎每小時都會巡邏一次,可見得其成功並非來自於偶然。他在去年亦開始嘗試以性別精液配種,因性別精液精蟲數含量較少,受胎率隨之降低,加上價格高昂,許多酪農還是寧可採用價格較為合理的ㄧ般精液,但許先生可以認同性別精液必然的優勢,所以配種時格外謹慎,只選用發情明顯且體型較大的牛隻,將於今年夏天驗收其豐碩成果!

  許先生的牧場曾獲頒94年度統一衛星牧場競賽優勝、95年度四顆梅花獎及97年度家畜保險優良農戶(圖九),他不像一般酪農總是感嘆養牛事業是門全年無休的行業,反而從中感受到的是他經營自己事業的一派輕鬆,而其言談中所散發出的ㄧ股自信氣味,即是由十幾年來的實務經驗累積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