酪農專欄

 

            圖一牛隻在牛床上享受日光浴。

圖二、以多種牧草作為粗料來源。

                    圖三、配製濃縮料的機器。

 

施純森牧場

施養仁先生

畜試所新竹分所/ 郭桑硯 採訪

  從新竹沿著高速公路一路南下,經過熟悉的台中道路來到彰化,與中部地區的DHI輔導員-黃俞縉先生約在交流道旁的果菜市場並導引我們到彰化縣秀水鄉義興村的施純森牧場,訪問酪農施純森先生。

  當我們到達施純森牧場時,接待我們的是施純森先生的兒子-施養仁先生,現年47歲,為牧場的負責人。施先生個頭不高,但外型卻給人相當豪爽的感覺,嘴邊不斷嚷著“我們這邊破破爛爛的,沒什麼好採訪,你們應該去訪問別場,比我的牧場漂亮多了!”從語氣中感受得出施先生的謙虛與害羞,但其實施先生的牧場的牛群表現是DHI排行榜的常客,從96年6月份牛隻305-2X-ME預估乳量9191公斤、蛋白質量308公斤,均排名第四,到8月份305-2X-ME預估乳量9161公斤,排名第六、蛋白質量317公斤,排名第四,飼養成績相當優異。場內更擁有編號「3193」的高乳量牛,其乳量同場同期差為5035公斤,名列全省DHI牛隻第九名,及編號「3160」的高蛋白質量牛,其305-2X-ME蛋白質量447公斤,排名第五。其它像是8月份在高蛋白質率及高總固形物率的排行上均榜上有名,有此等亮麗的成績必是用心經營所換得的成果。

  民國72年,施養仁先生剛由軍中退伍,飛牛牧場的老闆以“一甲地田種草養牛,可享五甲地田的收入”鼓勵施父飼養牛隻,於是施先生向通霄地區的酪農購入了13頭孕女牛,開始了他的養牛事業。在當時,酪農事業為政府所鼓勵的產業,因而飼養情況還算順遂,除了民國72至73年間台灣爆發第二次的流行熱,當時施先生在養30多餘頭牛隻,其中3頭因逃不過病毒的肆虐,慘遭淘汰。然而風波並未就此平息,民國85年又爆發了一次大流行,施先生全場又損失了近10%的牛隻。所幸,往後的日子漸趨平順,一來是因為定期施打疫苗,二來則是飼養環境的改善,牛床的興建使得牛隻不會群聚在一起(圖一),牛舍通風良好使得牛隻體熱不易上升,加上良好的環境衛生,成了自然產生抗體的不二法門。

           圖四可直接餵飼的有益微生物。

                 圖五、91年北區衛星牧場經營管理競賽
                              最佳進步獎

        圖六、92年榮獲牧場評鑑五顆梅花獎

  在營養方面,牛隻飼料配方在本分所前分所長陳茂墻博士的輔導下進行調配,所使用的粗料包括自產的盤固拉草和尼羅草約有十公頃田地,搭配進口的苜蓿草及山小麥,以提高日糧蛋白質含量(圖二),精料則使用當時精液進口商的推薦,以單位飼料搭配熟豆粉,自行配製牛隻精料,熟豆粉含有高量油脂及過瘤胃蛋白,使得牛隻生產性能有良好表現。現今高泌奶牛群的餵飼,是以熟豆粉搭配熟玉米片所調製而成的“濃縮料”來飼養(圖三),除過瘤胃蛋白含量豐富外,更可增加牛隻消化率。另有添加可直接餵飼的微生物(圖四),用以對抗腸道內有害的微生物。為了降低飼養成本,施先生約在3?4年前開始飼養肉仔公牛,現有60多頭左右。將場內乳牛所食的剩餘料推給肉牛吃,減少飼料的浪費,待公牛成長至500600公斤再予以出售。

  牧場內有一位駐場獸醫師-林場長,自民國90年起即在場服務,牛隻的大小治療及配種均由他一手包辦,現多運用發情同期化給予牛群配種,此有助於調節冬夏季乳比。林場長認為,乳品公司牛奶配額的限制將會牽動牛隻的繁殖效率,施先生更說,政府訂定牛奶配額,只管規定工廠每年的收乳量,卻未盡輔導酪農之責,對於努力提升牛乳品質的酪農,在法令的限制下,只有徒增成本而無收益。民國72年至85年間為乳品工廠蓬勃發展的階段,酪農交乳完全無限乳規定,施先生牧場所生產的生乳,在85年以前全交由台農公司收購,爾後,台農公司經營規模逐漸縮小,於88年轉交給光泉公司,那時一天可生產約一噸的生乳,而泌奶牛每年每頭平均可生產約7000公斤的乳量。一直於民國90年間開始有了剩餘乳的問題,為解決此等問題,施先生只好提前實施乾乳計畫,為能減少精料的餵飼量,把泌奶才6?7個月的牛隻提前乾乳,可謂是考驗酪農的寒冬。

  施先生的牧場曾獲91年北區衛星牧場經營管理競賽最佳進步獎(圖五),並於隔年榮獲乳牛牧場評鑑最高榮譽的五顆梅花獎(圖六)。深入觀察施先生的牧場,發現不同於他場的特色有四項:(一)夏天除以風扇和灑水來抒緩牛隻熱緊迫外,畜舍高度更訂定在4?5米間,將有助於畜舍內、外空氣的對流。(二)牛床的設置使得牛舍不易濕黏,牛隻容易保持身體乾淨,乳頭則不易被污染,更於牛床下設計了五條溝渠(圖七),使得牛舍得以常保乾燥。(三)牛舍上方設有消毒管線(圖八),並於牛舍區塊間設置有可收放式帆布,每當執行消毒作業時,只需將欲消毒區塊的帆布拉下,開啟噴霧裝置即可,相當節省勞力及時間。(四)為增加乳產量每天在早上4:00、中午12:00及晚上8:00進行擠乳作業(圖九),長達兩年之久;能長時間維持三次搾乳實為不易,施先生說,酪農產業既辛苦且工作時間又長,工作危險性也高,卻無法納入政府所謂的“3K產業”(3K:日文發音的kitanai、kitsui、kikem,分別代表髒、辛苦、危險),以致於無法以合法程序申請外籍勞工,更曾有半年內換過7個工人的經驗,因此希望政府能用心去了解基層勞工的需求。

       圖七加寛的溝渠使得糞尿不易堆積。

                   圖八、牛舍上方設的消毒管線

             圖九、正中午牛隻的榨乳情形

  施純森牧場現全交由施太太-吳優薇女士負責,舉凡搾乳到飼養管理,施太太無不親身參予,所以牧場能有如此優異的表現,施太太功不可沒。其實早在民國90年,施先生跟隨卜蜂到泰國參觀當地牧場,認為泰國是一個可發展畜牧業的國家,回國後便開始著手規劃到泰國發展養牛事業。由於泰國環境濕度低,溫度較台灣高,故牛隻散熱較快,且飼養以耐熱性較純種牛為佳的雜交牛為主,所以夏季熱緊迫較無台灣來得迫切待解決,但卻有草料來源及水利設施等問題存在。雖說將養牛版圖擴展到國外,但在泰國養牛亦有許多困難需要克服,施先生現正抱持著當初創業的精神,一步一腳印的開創事業的另一個高峰。